没人能看懂大魔王那小几千矿工,却在铜业上快要登顶,彻底影响到整个经济体系的相关利益圈!

想到此处,张子文道:“让我猜猜,户部叶梦得的特使来过苏州?”

李晓兰压低声音道:“千真万确,户部特使亲自去了昆山见黄监事。他们具体谈了什么我不知道,但我很肯定他们会继续炼铜,却不会造钱了。会停一段时间,控制钱币供应流速。”

接着道:“皆因在这之前钱币紧张,铜价疯狂攀升,形成现金为王趋势。于是控制东南主要铜产量的姑苏银号系,便提前大量抛售资产,解雇工人,关闭了他们所能关闭的产业,大量持有现金。”

“不过因你横空出世,且持续放量,从八月开始起铜价第一次停滞升势,并从这月开始起,铜价七年来第一次拐头向下。”

到这里李晓兰眨了眨眼,“你说,这时候谁最急?”

张子文道:“当然是大量持有现金和铜,资产不多的朱勔与慕容萧华最难受!”

李晓兰神色古怪了起来,“所以……你知道为何这个时候户部特使进神权监了?”

张子文铁青着脸,暂时什么也不表达。

李晓兰继续道:“圈内消息:户部的新态度是由于海军风格激进,用药过猛。短时期货币过度供应,导致昆山物资涨价,尤其土地价格狂升,造成了民生影响,这更像张子文联合昆山系地主屯地谋利。责成昆山造钱局暂缓供应钱币,以平抑物价!”

竟是有人颠倒黑白至此。

看来叶梦得不是不懂货币。没干货的话他解读不出这些东西来,现在看:他是条潜伏很深的金融系毒狼,他只是选择性知道那些他该知道的点。

老蔡搞阴谋政治还行,但金融积累很糟糕,只看这时期叶梦得带左侍郎衔基本主持户部工作,证明叶梦得很有说服力、被焦头烂额的蔡京倚重了,但蔡京却像是被叶梦得这个金融智囊忽悠了。

就像王祖道在广西问题上忽悠他,也像何执中在东南安全问题上忽悠他那样。现在金融方面,老蔡已经被姓叶的坏蛋给绑架。

李晓兰忽然道:“关于这些内参资料,我明知是慕容他们推动的手笔,却真有点被说服了……真觉得你在笼络陈实他们,借助形式推升资产价格。世人都不喜欢涨价,于是对此众说纷纭,你怎么看嘛?”

张子文道:“关于这问题涉及到机密,你不是当事人,我就不展开讲了。否则又被人说是我笼络你发财。但我可以从大方向上讲那么一两点。”

李晓兰受宠若惊,摆出了洗耳恭听的模样。

张子文道:“昆山总体形式存在涨价。这事的原因在于土地,因土地价格过快上涨,造成这现象短期传导至其他一些行业。这的确是有的。”

“那么核心问题有两种说法。扯开分析,第一就是因放水带来的资金过剩,进而炒作土地。关于这点,以后会怎么样我不敢保证,但作为主管领导,我可以确认当前基本没有。”

“你要证据的话我先问你,这时期我们不谈姑苏银号,只以你李家看,别人用你的资金,一年成本是多少?”张子文问道。

李晓兰想了想道,“平均怎么的也在三成左右?”

张子文点头,“那么好,太大量级的土豪昆山暂时没有,这我很确定。也就是说,普通小土豪哪怕形成同盟,要撬动昆山地价,不上杠杆不可能。事实上也没有不上杠杆就去炒地的人,你见过不融资的投机者吗?若不融资,只想找快好地留给子子孙孙的那不叫投机,叫安家置业,叫良性投资。”

李晓兰点头,算是认可。

张子文道:“那么简单来总结:一年来昆山地价上涨均价在三成左右。为获得这三成利益,炒手的融资成本也是三成,还冒着民怨、得罪我的风险,加上许志先不收钱。换你是炒手,你愿意担负如此大的风险,如此高的融资成本,来博取不足一成的土地差价吗?并且还是流动性很差、稍有变故就容易被困死包饺子的土地?”

李晓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,“经你这简单一说,还真是流动性最差,风险最大,最薄利的事。若没有三倍的差价,我真干了得被我兄长沉塘!”

张子文道:“所以我负责的说,现在的昆山暂时不存在炒地。”

李晓兰道:“但真的涨了,且速度过快?”

张子文道:“那么说回来第二点。良性政策下,昆山地价根由在于海军竞争力,这里政策好,有发展机会,大家愿意来,在我大宋户籍不管制,甚至纵容田地兼并的情况下,想来这里的人多,有人买就一定涨,这是压不住的经济规律。”

“往大里说,以前谁愿意来昆山啊?但现在不爱赚辛苦钱的你都关注这里的地价,说你不想买昆山地可能吗?”张子文问。

李晓兰终于承认,“我的确想在昆山买块地,所以关注地价很久了。”
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3xjv.xinghejiancai.cn

p73.xinghejiancai.cn  lfvf0.xinghejiancai.cn  3mt6.xinghejiancai.cn  g9ush.xinghejiancai.cn  u9lm.xinghejiancai.cn  

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