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样就不用担心自己的秘密有泄露的危险了。

刘牧星拽着金录的一条腿,慢慢地向金录进来的路走去。

“咦,刘牧星,你也会读心术吗?居然知道我在想什么。”加菲猫支起脖颈,好奇的看着刘牧星。

“不会。你在想什么呀?”

花能感觉到刘牧星并没有撒谎,又慵懒地卧了回去,“这就奇怪了。我原本在想,暮光遗迹失去了我的控制,你刚开始进来的那条路又变成了绝路,所以正要劝你换路走呢。”

刘牧星淡定地说道:“暮光遗迹震动的危机已经解除,对于我来说,就不存在什么绝路。”

“刘牧星,赵大哥只说你悟性高潜力也高,没想到你吹牛皮的功夫更高。”花先是讽刺一句,随后又有些担忧地道:“这条路虽然已经被那子趟过,却并代表好走。我已经离开中枢,没办法帮你了,你自己要心。”

“谢谢你的关心。”

加菲猫又摆出傲娇脸,“哼,我才懒得关心你呢。我是怕你牛皮吹得太大,到时候闯不出去,影响我的脱狱大计。”

刘牧星轻哂,没再说话。

他拽着金录的尸体,走进金录进来的道路中。

远方的凶兽闻到生人的气息,又变得暴躁起来,纷纷向刘牧星所在的位置狂奔而来。

刘牧星抖手一掷,将金录的尸体连同他的短剑远远地扔了出去。

“凶兽太多了,你这样做只能延缓片刻,没什么大用。除非,除非你还有余力使用救我出来的那种瞬移。”面对咆哮而来的众多凶兽,没见过世面的花明显感到了害怕。

“宾果,答对了。”刘牧星微微一笑。

下一刻,他和花的身影原地消失。

速度最快的凶兽堪堪到刘牧星面前,它挥舞爪子,结果只抓破了刘牧星遗留的残影。

凶兽很懵逼,不过以它的智慧显然理解不了这种状况。因为猎物骤然消失,凶兽变得更加暴怒,它转向头,嘶吼着向金录的尸体冲去。

暮光遗迹外,刘牧星和花的身影骤然出现。

只不过,刘牧星特意挑选了地点,并没有直接出现在冯眉等人的面前——因为在影遁之前,花通过心灵感应告诉刘牧星,它并不喜欢见外人。

加菲猫闭上眼睛,面带笑容,贪婪地呼吸一口遗迹外的新鲜空气。

“你自己约会去吧,我要好好地感受一下外面的世界。”说完,花自刘牧星的臂弯里一跃而下,撒欢儿地奔跑在旷野中。

约会?刘牧星嘴角抽搐。花你不要胡乱用词好不好,以冯眉堪比大飞的体型,能横着装下四五个童心语,自己怎么样也不会跟她约会的。

无来由地想到童心语,让刘牧星的心微微有些刺痛。

暗金令牌震动几下,刘牧星看到了冯眉发给他的消息。

他收起令牌,大致辨别一下方位,然后向西南方大步走去。

与此同时,冯眉也感知到自己的消息终于发送出去。

这代表着,刘牧星已经离开遗迹。

为什么他没从出口处离开,难道出现了什么变故?

冯眉忐忑不安,赶紧又给刘牧星发送消息,询问情况。
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wjl.xinghejiancai.cn

k0vt.xinghejiancai.cn  55t0.xinghejiancai.cn  nc8k5.xinghejiancai.cn  j37m.xinghejiancai.cn  vdx8.xinghejiancai.cn  

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