褚非悦留了心,借着给她倒水的机会问道:“您是不是不舒服?”

余夫人勉强聚集了一点精神,摇了摇头。

褚非悦蹲下身体时,却发现她的眼睛已经失去焦距了。

褚非悦心里大惊,连忙打电话给霍予沉。

霍予沉在电话里安抚道:“别急,秦特助和宁凝之正好离你们那里不远,我让他们过去看看。这件事不要伸张。”

褚非悦放下电话,拿过余夫人手里的笔,将她扶到办公室内的休息室里,打了一盆温水给她擦拭手脚。

擦拭的时候力道刻意放重了一些,余夫人这才清醒了一点。

她恍惚地看着天花板,才发现她已经在休息室里了。

她看了一眼褚非悦,“其他人知道吗?”

“他们没进来,霍董说秦特助和宁医生会过来看看,不会引起怀疑的,您放心。”

余夫人摇了摇头,“这事儿瞒不了多久,那些人你想象的精明多了。丫头,你有把握在这个时候接手公司吗?”

褚非悦表情有些惊愕,从情感讲她很愿意余夫人自现在起能休息,从理智说她也很明白她现在没有能力接手诚运。

她连诚运旗下的子公司总裁都没有见过,她怎么调控他们?

余夫人舔了舔发干起皮了的嘴唇,妆容也挡不住她脸色的灰败之色,“你出现得太晚,我已经没有时间再一一教你了。要是你在一年前出现,我还是带你一程。现在……你也看到了,我的身体早已经是油尽灯枯的状态,我算是有心带你,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。”

余夫人说完这一段话已经很吃力了,躺在床休息了好一会儿,也没能有力气说接下来的话。

这时,褚非悦的手机响了。

褚非悦看了看重新闭眼睛的余夫人,出去接了电话。

是秦特助打来的。

“褚xiao jie,我和宁医生已经到楼下了。”

“我在电梯前等你们。”

“好的。您稍等两分钟。”

褚非悦出了办公室,到茶水间冲了两杯咖啡。

她咖啡冲好之后,电梯也恰好打开了。

褚非悦将咖啡递给他们,笑道:“不好意思,落了点东西还专门让你们送过来。”

秦特助是个思维极为活跃的人,立刻会意,回道:“恰好顺路,霍董还让我们给您带了些点心过来。”

“让你们看笑话了。先到办公室里坐坐,等下再过去吧。”

“叨扰了。”

三人有说有笑的聊着,一齐进入了办公室。

一进办公室,褚非悦让宁凝之进休息室,她则和秦特助坐在沙发里装模作样的聊天,以便有秘随时有事进来禀报。

褚非悦小声道:“秦特助,霍董怎么说?”

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

警告 / WARNING

雷竞技下载-雷竞技-雷竞技app下载ios可能令人反感;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,傳閱,出售,出租,交給
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,播放或播映。



9a9k9.xinghejiancai.cn  7odxg.xinghejiancai.cn  ok2ux.xinghejiancai.cn  m44i.xinghejiancai.cn  o6laq.xinghejiancai.cn  

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, circulated, sold, hired, given, lent, shown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.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.